首页>特色栏目>参政咨询

引导资金“脱虚入实”大力促进我省实体经济发展

时间:  2018-08-06

省政府参事   柳思维 

    

  近几年,资金“脱实向虚”非常明显,大量的资金伺机在股市、债市、房地产等领域流动,形成不同形式的资产泡沫,金融风险也不断积聚;而实体经济的融资受到一定挤压。解决目前的资金“脱实向虚”问题,必须加大供给侧改革力度,标本兼治,实现资金从“脱实向虚”向“脱虚入实”的转变。现特就努力引导“脱虚入实”大力促进我省实体经济发展提几点建议。 

  (一)建议省委、省政府制定颁布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条例。 20161024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曾下发了《关于加快众创空间发展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这一文件非常及时。但文件内容侧重是加快众创空间发展的目标、内容与政策保障。为此建议以省委省政府名义出台专门加快促进我省实体经济发展条例,进一步明确我省实体经济发展的目标、重点领域、政策保障等,重点在降低实体经济成本包括降低物流、人工成本、资金成本、税负成本及社会成本等方面制定具体对策,以进一步在全省范围内形成重视实体经济发展的舆论氛围、政策氛围。 

  (二)、积极实施创新引领战略,大力推动实体经济中的“有效供给创新”。解决“脱实向虚”根本应从供给端入手,从供求的结合上去思考。振兴实体经济要加大生产端供给端自主创新,提升实体经济核心竞争力,提高其吸引资金进入的能力。要进一步完善创新驱动发展政策措施,建立健全实体经济创新体系,加强实体经济的创新能力建设。在我省农业及工业制造业领域应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开发出引领消费、创造消费需求的新产品、新供给,并带动和派生出其它一系列新的需求;应适应城镇化、信息化、国际化的趋势,调整产业结构,大力培育适应健康消费、智能消费、绿色消费、安全消费、服务消费等新兴消费热点的新供给增长点,加大加快这方面的供给创新。总之,只有大力提升我省实体经济的有效供给率,提高实体经济的市场竞争力和实体经济的价值实现率和投资回报率,才能吸引更多社会资金投入实体经济领域。 

  (三)、加快金融体系创新,促进金融机构突出主业,增强其服务实体经济的创新能力。近几年,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结构转型调整,实体经济面临着产能过剩、融资难、融资贵、成本负担过重等问题,投资回报率远远低于虚拟经济,据测算,我国工业平均利润率仅为6%左右,而证券、银行业的利润率在30%左右。因此金融领域也持续出现“资金空转”、“以钱炒钱”等问题。因此,要深化金融制度创新,积极探索金融发展新模式,加快构建我省多层次、多样化、服务能力更强、适用对象更广的多元化金融服务体系。特别要健全中小企业融资政策法规体系,建立中小企业贷款和信用担保风险补偿机制,使金融更好服务于实体经济。金融机构应突出主业,回归本源,加强对实体经济的服务,尤其要帮助实体经济降成本、减负担,提高实体经济的盈利水平和投资回报率,这是成为扭转金融“脱实向虚”的关键。 

  (四)、切实处理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的关系,充分发挥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提升作用。要纠正对虚拟经济的模糊认识,一是不能过分夸大美化虚拟经济的重要性,二是又不能把虚拟经济等同于投机和“泡沫”。振兴实体经济并不意味着排斥虚拟经济,而是要以“虚”促“实”、“虚”“实”互动、“虚”“实”协调。在基于互联网大数据驱动的经济全球化发展新阶段,适度发展虚拟经济有助于改造和提升实体经济,但要切实防止资本过度流向虚拟经济,造成实体经济空心化。要在坚持对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一视同仁、均衡发展的原则下,统筹规划,促进其协调发展。要坚持虚拟经济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完善虚拟经济市场监管体系和制度建设,有步骤、分阶段地推进虚拟经济各层次的发展,审慎有序地开放金融市场。要根据实体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积极推动金融体制改革,鼓励金融创新,构建多层次金融体系,满足不同发展阶段的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尤其应利用减税等政策手段,大力降低实体经济的成本和负担,提升实体经济盈利水平和市场竞争力。 

  (五)、深化体制改革,抑制几大利益主体的投资冲动与牟利冲动,尽可能减少“资金脱实向虚”。最根本的是要深化体制改革,一是加快财税体制改革,调整各级政府之间的利益关系,化解地方债务风险与投资风险,抑制产能过剩。二是加快金融市场化改革,打破金融的非正常垄断和政府非理性干预,发展中小金融机构,抑制商业银行过份追求银行资本利益最大化的冲动,构建公平竞争金融体系。二是加强金融监管改革,抑制“影子银行”的过度发展,加快银行资金结构调整,减少虚拟理财产品对资金的占用;同时加强对“影子银行”业务的资金监管,抑制脱离实体经济的理财项目的开发,防止虚拟经济的泛滥和房地产资产泡沫,加快实现资金从“脱实向虚”向“脱虚入实”的转化。四是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改变权力扭曲要素价格的格局,从根本上抑制企业盲目追求局部利益最大化的生产与投资冲动。 

  (六)、加大财政支持创新 精淮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要像精淮扶贫一样,有限的财政资金支持实体经济也应精准施策,保证好钢真正用在刃上。 

  一是建议省政府从2017年开始对各类碎片化的有关科技创业投资、产业引导财政基金进行整合,建立发展实体经济专项基金。要对己实施的产业发展、产业引导、科技创新专项基金重新甄别和筛选,防止借创新之名挪用专项基金用于炒作虚拟经济产品。实体经济专项基金限用于具有一定市场规模和品牌知名度的实体产品的扶持,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电子信息及大数据、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湖南特色农林牧畜水产品及特色产品加工等行业。该项目申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由企业申报,第三方机构评估,政府认定。 

  二是加强政府性担保机构建设,完善实体经济企业的融资担保服务。省、市、县各级政府逐年筹措及整合一定资金建立一定规模的融资担保基金。省担保结构紧紧围绕省委省政府确定的重点实体经济领域的新兴产业、重大民生项目进行融资担保服务。 

  三是重点缓解产业园区实体经济中小企业融资难。全省140多个各类产业园区是我省发展实体经济的主战场建议省财政厅与省政府金融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省商务厅、省科技厅进一步协同加大服务工业园区实体经济的措施,如安排一定资金与产业园区按一定比例筹措贷款风险代偿补偿金存入合作银行,合作银行按不低于代偿补偿金的数倍安排信贷规模,向产业园区符合条件的从事实体经济的中小企业提供贷款,对发生的贷款风险代偿补偿由省级主管部门、产业园区、合作银行按一定的比例分摊,财政性资金以贷款代偿补偿金为限承担有限责任。 

  四是创新实体经济专项资金支持产业发展方式。要减少行政性分配,引入市场化运作模式,优化财政资源配置,建立股权投资、债权投资、夹层投资、金融租赁等金融手段为主的财政支持机制,通过财政资金的引导,撬动更多的银行资本和社会资本支持实体经济实体产业加快发展,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以改变传统的政府牵头申报作假、重申报轻管理、资金使用效益低下、杠杆作用发挥不够等问题,充分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在更广的领域撬动更多的银行资本和社会资本支持实体经济实体产业加快发展,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 

  五是鼓励和支持实体经济企业优先上市。鼓励和支持实体经济企业优先在主板上市或“新三板”挂牌上市等方式直接融资。对实体经济企业在直接融资过程中产生的费用给予补贴或补助,降低企业直接融资成本,并对上市、挂牌成功的实体经济企业给予一定奖励。 (七)、坚持不懈治理好非法集资,引导民间资金投向实体经济。我省某些区域曾是非法集资的重灾区。因此要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治理非法集资的部署和要求,加强法规制度建设,加强监测预警,强化源头防控,努力打早打小,坚决依法打击各类非法集资违法犯罪活动,力争将风险化解消除在萌芽;要广泛开展宣传教育,努力提高社会公众对各种非法集资和金融传销的识别能力和防范意识,自觉抵制、拒绝、远离非法集资;要认真处理非法集资案件,排除困难、竭尽全力追缴资金、追查资产,努力止损、挽损;要进一步加强各部门沟通和联动,增强合力,强力推动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各项工作,严厉打击各种违法犯罪行为,切实保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切实维护金融市场稳定和社会稳定。在治理好非法集资这一社会公害的同时,要增加实体经济的投资理财项目,努力引导民间资金积极投资实体经济,让更多社会闲散资金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 

  

  (八)、加快流通体系创新和流通业的转型升级,加快流通,提高实体经济资本流通实现效率。治理脱实向虚加快实体经济发展,还要从整体上加快产业资本的流通和流通实现。必须重视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背景下流通体系自身的创新和完善,要加快全省流通节点城市建设,加大流通大通道建设,优化流通空间布局,实现区域流通、城乡流通一体化;要加快流通标准化、信息化、集约化创新,大力促进城镇社区电商、农村电商、跨境电商发展,全面提高我省流通现代化水平,提高现代连锁率,现代物流配送率、电子商务服务率的比重,提高我省实体经济流动资金的周转速度和效率。 

  总之,只有扭转资金“脱实向虚”,并引导向“脱虚向实”的转化努力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我省经济发展才会更好步入健康稳定可持续发展的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