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特色栏目>参政咨询

关于在大扶贫格局中如何充分释放我国社会扶贫潜力的建议

时间:  2018-08-06

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 周秋光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把贫困人口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他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重申,要坚持大扶贫格局,确保到2020年实现农村贫困人口脱贫,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而距离达成全国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时间紧迫,任务繁重,已经到了“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形势逼人”。习近平同志明确指出,扶贫开发是全党全社会的共同责任,要动员和凝聚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力图构建政府、市场和社会“三位一体”的大扶贫格局。也就是说,扶贫仅依靠政府力量是不够的,需要依靠全社会进行脱贫攻坚。但是由于全国各地各方面重视程度不够、扶贫人才缺乏、社会扶贫机制不健全以及平台的缺陷,社会扶贫虽提出已经几年,其潜力释放却很缓慢。为此,特就在大扶贫格局中如何充分释放我国社会扶贫潜力提出如下五个方面的措置建议: 

  一要培育多元社会扶贫主体。长期以来,我国扶贫工作采用政府扶贫的一元模式。随着改革开放和扶贫工作的不断深入,除国家机关、政府部、企事业单位以及国际非政府组织外,有意愿也有能力参与扶贫济困的民营企业、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日益增多,社会扶贫主体多元化趋势加强。培育多元的社会扶贫主体,有助于提升社会扶贫的地位,补齐政府扶贫的“短板”,改变“政府热、社会冷、市场冷”的扶贫局面。应坚持和发展国家部门、党政机关、人民军队和企事业单位的定点扶贫,切实落实到户,体现政府在扶贫中一贯的主体责任;贯彻国务院关于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扶贫的总体原则和方针,提高对社会扶贫的重视程度,加强社会力量参与扶贫的工作力度;积极引导社会慈善公益组织和非政府部门,配合基金会、信托基金,以扶贫项目为依托,发挥社团优势,助推精准扶贫和精准脱贫;大力倡导民营企业扶贫,采用企业与县、乡、村直接对接方式,推广“万企帮万村”结对经验,在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前提下,向贫困地区输送资金、技术,吸纳就业,捐赠助贫;动员高校院所科技人才、青年大学生、高层次人才、商界精英等公民个人在贫困地区创新创业,向贫困地区注入新鲜血液;充分发挥贫困地区科技工作者与能工巧匠的积极性,在扶贫中做好示范和引领作用,向贫困户提供技术承包、技术咨询、技术培训等服务,培育新型社会乡贤;引导广大海外华人华侨以及港澳台同胞回乡投资,结对帮扶,爱心捐赠,回馈桑梓;等等。 

  二要构建政社扶贫协同机制。培育多元社会扶贫主体的目的在于搞好政社力量的协同发展,努力形成强大的扶贫攻坚合力。因此,政府应做好扶贫攻坚整体部署,将扶贫目标层层分解,注意扶贫运行的各个环节,寻找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要抓住各个社会扶贫力量特点,实行提速和精细化管理,细化、强化、实化具体责任,为其及时补位政府扶贫空缺创造条件创新政社扶贫模式,挖掘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合作方式,如加强政府与慈善公益组织以及非政府部门合作交流,明确政府与非政府部门及慈善公益基金会的长期与短期扶贫计划,加强企业之间及民间组织之间合作,强化国内扶贫与国际非政府组织的对接,召开政府与社会扶贫力量之间、社会组织之间的联席会议等形式,在资金、项目、资源和信息上公用共享,达到政府扶贫、市场扶贫、社会扶贫和国际扶贫有效衔接发挥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主体优势,因势利导、因地制宜,充分挖掘当地的特色资源,积极推进扶贫与扶志、扶智相结合,突出贫困地区脱贫“精气神”,提升贫困者摆脱贫困的决心和能力等等。这些措施不仅能够协调扶贫力量合力助推精准扶贫,而且对扶贫机制的创新都有重要意义,体现出新时代中国扶贫的智慧与特点。 

  三要搭建完整社会扶贫平台。搞好政社力量的整合,优化社会扶贫资源配置,就需要有一个完整的社会扶贫平台。这个平台应包括三个部分:一是国家政策平台。政府在强调平等、尊重的基础上,从贫困人群的现实需求出发,以扶贫项目为核心,制定各种符合贫困地区以及引导社会组织及个人扶贫的政策,同时做好筹集资源的计划和分配资源的标准,以提高资源使用效率。二是组织动员平台。利用现代网络新媒体技术,建立贫困信息档案,做好信息分类和牵线配对;加强对信息的管理,及时发送扶贫信息、扶贫进度,做好宣传发动工作;积极孵化和培育各种志愿服务团队,建立社会扶贫专业队伍,广泛动员社会组织和个人参与其中;动员社会专家与学者进行理论创新,集思广益,为社会扶贫建言献策。三是社会资源平台。没有社会资源,扶贫也就无从扶起。社会资源中最重要的资源是资金和产业,因此,可以搭建公益捐赠平台,出台一揽子金融计划,整合各行各界社会资源,变革短期捐赠、短期帮扶模式;打造扶贫项目,申请成立扶贫公募基金和信托基金;联合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华慈善总会等影响力大、公信力强、与扶贫关联度高的基金会共同参与;打好本地老区品牌,结合精准扶贫,将扶贫扶到“点上”“根上”。完整社会扶贫平台的建立,能够有效地将政府政策、社会动员和社会资源整合贯穿,形成一个协同运作网络,提高扶贫效率。 

  四要完善社会扶贫激励机制。要广泛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参与扶贫,还需要建立和落实各种社会扶贫激励机制。一是要健全法制。尽快制定和完善激励社会扶贫相关的法律法规,细化《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中关于“扶贫济困”的具体激励措施。二是落实扶贫优惠制。切实落实扶贫捐赠税前扣除、税收减免等扶贫公益事业税收优惠政策;鼓励引导农业产业化及产业扶贫,在资金、贷款、融资、土地流转及专业合作等方面给予重点倾斜;对社会力量承担的扶贫产业与公共服务,加强政府的购买力度,对开展一些扶贫项目宣传活动费用等必要开支予以补助。三是完善扶贫考核制。对社会扶贫单位和个人进行阶段性和总结性测评,测评的内容可以分为:汇报扶贫措施、帮扶项目落实效果、贫困户还未解决的问题、实地到户调查,听取反馈脱贫情况等。考评结果直接与各种优惠政策的力度和物质奖励挂钩。四是建立和推广扶贫荣誉制。政府定期对社会开展扶贫进行表彰,对扶贫工作突出的民营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授予政府荣誉,如“扶贫工作先进单位(组织)”、“阳光领跑企业”、“全国脱贫攻坚奖”等荣誉称号;借鉴市场经济手段,对捐赠者赋予扶贫项目冠名权。等等。这些方式和手段,能够有效调动社会扶贫力量的积极性,发挥他们对扶贫的创造性。 

  五要营造社会扶贫文化氛围。要形成社会扶贫合力,积极释放社会扶贫潜力,还需强化社会共同认知,营造社会扶贫文化氛围。应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国古代社会普遍认为“人性本善”,历来就有周穷救济、扶危济困的传统。新时代应继续传承崇德向善、积善成德、乐善好施、富而帮困的美德。当代中国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共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为社会扶贫提供了价值观的指导。在扶贫济困上应形成“人人关心、人人参与”的社会向善意识。在实际扶贫工作中,政府、社会组织和个人扶贫都应积极贯彻廉洁自律的原则,定期公布财务款项去向,接受社会监督,增强扶贫主体的责任心,不搞作秀和半途而废,切实保护贫困群众的人格尊严和基本权利,营造社会信任氛围。政府与社会扶贫力量应民主协商,共治共管,形成团结一致的民主气氛。应加强国家扶贫日宣传,注重抓典型,定期挖掘扶贫工作中积极向上、工作突出的组织、企业和脱贫示范户典型事迹,形成良好的社会扶贫的榜样示范。应创新宣传方式,积极引导社会舆论,强化对媒体与网络的正面引导,确保扶贫宣传深入人心,在全社会形成良好的舆论氛围。这样从传统美德、社会意识、社会信任、榜样示范和社会舆论等方面对扶贫构建一个“关心人、尊重人和发展人”的良好文化氛围。